快乐老J

🐍这种生物又美又危险
明楼的代号果然再贴切不过😻

当我打开lof 看到十几个以上消息并且点开发现是同一个id点赞的时候 这种感觉别提多ctm了 而且不是一两次了 你们想干嘛???吓死我算了

皓皓生气简直太可爱了

【洪少秋×程皓】偷得半日闲(球橙番外)





       春假过后,上班的周日被懒散的心情衬得无限漫长,春天暖阳里可爱的花花草草总是让人向往却不能往。洪少秋亦是如此,这是和程皓在一起之后的第一个春天,本来应该是两个人腻在一起的假期,零散拖沓的工作却阻拦了他的春心。
       程皓的工作性质本就是越到假期越忙,看牙的预约一个接着一个,和洪少秋在一起的时间也变得零碎,只有在下班之后两个人才能坐在一起吃顿不到两个小时的饭。跟洪少秋在一起之后,程皓也很少再接“男媒婆”的营生;一来洪少秋护食,二来张铭阳把最大股权转给程皓,自己却跟着女朋友去国外生活,诊所也越来越忙,这让程皓实在没办法分心。

       但洪少秋还是没忍住,以权谋私偷了半天空闲直接奔去诊所,嘴角还有没藏住的笑。
       程皓目送最后一位客人出诊室后,直接塌了腰趴在桌上闭起眼睛。昨天晚上陪老爷子看新闻和电视剧不说,末了老爷子还嫌弃自己亲情淡漠回家也只是走走形式不给他带回一个半个对象,爷俩都瞪着眼睛杠上加杠谁也不服谁,却都突然收声各回各屋啪啪关上门,只听见窗外的狗叫。程皓躺在床上却不舍得闭眼,继续找洪少秋“撒气”,撒气变成撒娇,程皓话里有话的说着两个人多久没见面,那边洪少秋当然也想念恋人。

       “邹北业你有没完?不抱我又改这样了,”被人掐住脸蛋儿,程皓又羞又恼,闭着眼睛骂起来。“我不是说了我最讨厌男的……” 睁开眼睛就看见洪少秋本来就被晒黑的小脸越来越黑,程皓立马变脸,笑嘻嘻地快速转换软软的声音,“哥!嘿嘿,你…你怎么来了呀,也不提前说一声。” 洪少秋不怒反笑,又揉了揉程皓的脸才作罢。“周局给我放了半天假,走,出去遛遛。” 在外出差的周局一个喷嚏。洪少秋说的脸不红心不跳,还变戏法一样提出来一杯程皓最中意的冰拿铁。
       一分钟后,小美看着自家老板吸着拿铁屁颠屁颠跟在洪少秋身后出门,摇头叹气,“姑娘们,又一个老板跟人跑了!”

       两个人在一起,就算闲逛也能心满意足。大厦附近的公园里,也有请假带孩子出来踏青的。程皓和洪少秋并排走着,时不时肩膀碰肩膀,手指碰上手指,交缠一阵却又散开,他们乐此不疲地重复这样甜腻的举动,仿佛初谈恋爱的中学生。
       “哥哥,哥哥。”“怎么啦?” 被拉住裤腿,程皓疑惑地蹲下来轻声询问眼前的小姑娘。“我的气球挂在秋千上了。” 小女孩的大眼睛里含着泪水,程皓抬头看过去,果然不远处秋千上缠着一个气球,气球上的小猪佩奇好似在和他招手。程皓抱起小姑娘正要过去拿,洪少秋已经过去把气球摘了下来,递在小姑娘手里。小姑娘失而复得,开心地亲了程皓和洪少秋一人一口,孩子的妈妈也赶过来连连道谢。
       程皓看着娘俩和小猪佩奇气球的背影笑了笑,一屁股坐在秋千上。背后洪少秋的温度附上来。“我刚才在想,你小时候是不是也像这个小女孩一样啊?眼睛都这么大,鼻子还这么挺,不是说男孩子小时候妈妈都给穿过小裙子吗?” “胡说!哥们儿是正儿八经有大🐔🐔的直男!” “嗯?” “不是……” 程皓想捂嘴已经来不及,因为早就被洪少秋的亲吻封了口,姿势变扭,但情真意切。

       “我晚上检查一下。”     

       浮生偷得半日闲,值。

【洪少秋×程皓】没有无缘无故的牙疼 8



别拿暗恋当饭吃:公益时间,在线问答一小时。

@-X萌-:20岁了没谈过恋爱,也不想谈,感觉一个人挺好怎么办?
@别拿暗恋当饭吃:是因为你没有遇到令你心动的人吧?

@Mys-xxxx:暗恋的男孩有女朋友了怎么办?
@别拿暗恋当饭吃:暂时与对方保持距离,并花时间努力提升自己,同时关注他们的动态。待有机会再行动。

@谁来弄死我:吵架分手总担心被杀,我……

@我要弄死谁:男票喝醉又吵架了,崩溃!

@吴X的X:放不下一个人怎么办?
@别拿暗恋当饭吃:首先要知道你们是怎么分手的,放不下的原因是什么?



       程皓没再往下看别的留言,关掉网页,泻气般趴在桌子上。今天评论里的问题都让程皓不想回答,或者说无法回答。从洪少秋家离开回到家以后,程皓开始有意无意的对自己的“斜杠”身份怀疑起来。一个连一次正经恋爱都没谈过,对自己现在的情感都说不清道不明的人,怎么可能去很客观完整的对别人的情路历程做指导呢。
       程皓大学时心里一直有一位令他爱慕的女神,但是自己那时形象不太好,性格又过于内向,怯懦和自卑也使他一直无法开口表白。后来女神和男朋友去美国结婚,程皓也断了念想。不过程皓由此化失落为力量,努力转变自己,又想着转变别人,希望其他人也不要想自己有遗憾才好。这么多年过去了,程皓的外表越来越光鲜可人,人也自信起来,但始终是内心柔软细腻的那个程皓。

       直到程皓遇见洪少秋。洪少秋的阳光和仗义,聪明和温柔,都吸引着程皓。和洪少秋在一起时,程皓希望这样的洪少秋属于他自己,可他的情商和教养又告诉他不能这样,尤其在洪少秋莫名其妙亲了自己又和姑娘“拉拉扯扯”之后,程皓又开始胡思乱想。
       程皓矫情起来谁都比不上。
       程皓在床上抱着被子左滚右滚,睁着眼睛直到天亮。

       洪少秋也没好到哪去,直到半夜他还在翻来覆去的品着“别拿暗恋当饭吃”的微博,简直能熟读并背诵。张妍夜里来客厅喝水,被手机光照成大白脸的洪少秋吓了一大跳。“哥,你干什么呢?大半夜坐沙发上装鬼,吓得我盹儿都醒了!”
       “妍妍,我把你未来嫂子气跑了。”洪少秋虎着一张脸看向妹妹,玩手机确实容易让人丧失心智。“追回来不就得了!就从你们俩刚认识的地方开始!”张妍一心想着睡觉,头脑里八卦她哥恋情的弦也没接上,随口一说进屋继续睡觉。等张妍醒来想起晚上的事情,看见门口她哥早就换下来的拖鞋,后悔莫及当时怎么没反应过来问洪少秋她“嫂子”是什么人。

       “程医生,老板!你眼睛底下……你这黑眼圈不轻啊。”小美边说边比划,担忧的看向程皓。另一个老板今天又没来上班,这个老板要是身体健康出了问题,这诊所的未来怕也要成问题。“啊?”程皓仿佛站着就能睡着,“没事儿,昨天睡得有点晚了。”程皓接过另一位护士递来的早餐和咖啡脚步虚浮地走进自己办公室。小美默默叹气,只能转身去继续准备待会儿用的器具。

       洪少秋走到程皓的办公室门口,透过门见程皓撅着嘴对着自己手机一阵乱点,更加心生欢喜起来,这人连生气都这么可爱。

       程皓正在脑内编排着洪少秋跟他道歉的一百种方式,没听见其他声音。直到感觉自己前面有人,抬头看见洪少秋在自己桌子前,吓得从椅子上直接蹦起来,手机也脱出手飞到一边,洪少秋正好瞥见程皓手机页面停在“别再叫我球球”的微博主页上。

       洪少秋却很严肃地看着程皓,“大夫,我牙疼。”“啊?”程皓疑惑不解,但也下意识地配合洪少秋“公事公办”,想看看他接下来会怎么说。“您有预约吗?”程皓看着洪少秋,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没有,我的心也疼。”洪少秋抓着程皓的手往自己胸口上贴,惹得程皓的脸红一阵白一阵,连自己想说什么都忘了。
       “我是真的喜欢你,觉得你很可爱,可能是第一次找你看牙开始就喜欢你了吧。每次都想多看看你,看你笑,你眼睛里的光,我都喜欢。”程皓被突如其来的表白一惊,压在洪少秋胸上的手想抽出来,又被洪少秋攥住。“你看见我受伤这么着急,我很感动,忍不住亲了你。可是那次,我想你也是喜欢我的,不然你怎么还继续照顾我。”洪少秋越说眼底的笑意越藏不住,在程皓眼里显得更加死皮赖脸。“说起来我也得谢谢叶晗。”听见叶晗的名字程皓眉毛一下子立起来,“不是她,我还不敢确定你也喜欢我。”洪少秋拿起程皓的手轻轻吻着手指,程皓的脸像张铭阳新买的红衬衫一样。
       “我想和你在一起,慢慢让你喜欢我,慢慢的亲密,慢慢的聊在一起,聊很多,还要吃火锅……”“内什么,鬼屋……就算了吧?”程皓抬起眼看着洪少秋,头顶隐形的耳朵转来转去,惹得洪少秋凑近抱紧了程皓,洪少秋听见耳边传来一句“哥,我也喜欢你啊。”



——end——




洪队情话满分惹!
有没有番外我不知道🙉

【洪少秋×程皓】没有无缘无故的牙疼 7



       洪少秋的家人这几天好巧不巧都不在家,家里经常没人,似乎是洪少秋家的常态,洪少秋倒也习惯了似的满不在意。程皓却放心不下,偏自己又是懂医理的,自然就留在洪少秋家陪他,洪少秋欣喜地露出一字笑满口答应,这么好的事情谁不应谁是傻子!

       这会儿程皓说做东西给洪少秋吃,洪少秋听了心里美滋滋的,一屁股坐到自家的老年花梨木沙发上翘起二郎腿,心里边打着追妻小算盘边自己给自己斟了一杯茶滋溜滋溜喝着,幸福的日子来得太及时。
       洪队正美着呢,忽听得厨房传来一声惊呼,洪少秋忙撅起屁股踢了着拖鞋跑过去。“怎么了怎么了?”“我想给你炒个鸡蛋,锅着火了。”程皓头顶无形的耳朵又耷拉下来。
       程皓和他爸以前早就被他妈宠惯了,什么事儿都不用爷俩插手,一个四体不勤,一个五谷不分,没想到妈妈后来突然去世,留下爷俩空想念。现在程皓在家只能简单的烤个面包煮煮咖啡,面包还经常糊;老爷子倒是有福,家对门刚搬来的小姑娘做得一手好菜,天天给老程做菜,陪着他吃饭,程皓有时候回家还能沾上点口福。

       洪少秋捂着还带淤青的肚皮嘿嘿嘲笑程皓,“得了,看哥给你露两手!”这就推搡着程皓出厨房,程皓不停回头唠叨洪少秋伤还没好利索,厨房门这就关上了。
       程皓见自己被“拒之门外”,等开饭又无聊,研究起洪少秋家柜子上的摆饰,木质的大柜子看起来很有质感,上面有不少工艺品和相框,甚至是幼稚的纪念品,或许是洪少秋和妹妹孩童时留下来的,这样的装饰无意间为这个家增添不少温柔的爱。程皓记得洪少秋跟他说过他是被这家人领养的,他的父母意外去世,养父和他爸爸是好朋友,心疼洪少秋,坚持亲手把他带大。家里的各个细节和洪少秋现在的脾气性情也都能体现出他们相互的爱。程皓看见一张大概是洪少秋小时候的照片,小朋友双眼似乎在放空,手里却仅仅抱着一个快掉色的小皮球,洪少秋那时候还奶白奶白的,肉肉的小脸蛋也很是可爱。程皓突然想起来网友“别再叫我球球”,“球……球球?球球,球球!”程皓冲着厨房叫起来,“诶!快好了,别叫了啊!”程皓确认了自己几天来的疑问捂着嘴吃吃发笑。


       “洪队!你怎么样了?”程皓听见门响,又是女人声音,以为洪少秋的妈妈或妹妹回来了,可是称呼又不对,疑惑着向大门看去。却见来人是一位漂亮干练的女士,她见了程皓也大方地自我介绍:“你好,我叫叶晗,洪队的同事。”叶晗微笑着冲程皓伸出手,程皓回握过去,“程皓,洪少秋的朋友。”程皓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但他说不上来。

       洪少秋从厨房出来,看见餐桌前两边坐着的人微微发愣。叶晗倒是不见外,站起来就开始数落洪少秋,“你这伤还没好,就先下厨了?”手上也不停在洪少秋身上摸索查看他的身体情况,这一摸倒让程皓瞪大眼睛。叶晗大大咧咧,根本没注意到对面程皓的所有表情,洪少秋却看个满眼,心虚的连挡带防推下了叶晗的手,“你怎么过来了啊?局里有事儿?”“哦,局里暂时没事儿,我来看看伯父伯母,顺便看看你的情况。”叶晗因为之前几次办案,经常来家里找洪少秋谈论案情,一来二去走熟了,今天她手头事情少想起来看看在家养伤的洪少秋。
       洪少秋见同事来看他,礼貌性的留叶晗一起吃饭,程皓也不好说什么。吃饭时叶晗和洪少秋说得起劲,全是国安局的事情,程皓不懂,也不好插话。一顿饭下来,洪少秋的手艺,程皓怎么品也是味同嚼蜡。吃完饭洪少秋说叶晗不能离开局里这么长时间,周局找不到人又该上火。因为这个案子,叶晗对洪少秋敬佩有加,连他的话也是格外信服,俨然就是小迷妹对偶像的样子,所以洪少秋说的话叶晗也照做,和他们道别之后就走了。

       “要不,我也走吧?打扰你和叶晗了。”程皓抱胸倚在大门旁边的墙上。洪少秋觉得他这样像是家里的女主人,但是他没敢说。洪少秋笑眯眯迎上去,程皓冲他一伸手,挡住洪少秋的脸,“打住!我也是贱的难受,担心你过来陪你,感情也有小姑娘照顾你啊。得,我看我还是走吧,等你想好了告诉我为什么亲我!”程皓头也不会走出洪少秋家大门,留下洪少秋站在家门口围着小围裙愣神。洪少秋忽然觉得伤口隐隐作痛。


       别拿暗恋当饭吃:别管什么“被偏爱的有恃无恐”,还是要主动去爱一个人,被偏爱的一方想走了,主动的人会有自己的办法追回来,而主动的人,想走了,那这段感情也就完了。


——tbc——



皓皓吃醋啦哈哈哈哈哈哈嘎嘎嘎

【洪少秋×程皓】没有无缘无故的牙疼 6

求评论呀!
来说话啊!






       “嘿嘿嘿!嘿哟我说哥们儿,你这是怎么了?这一天下来,你都愣几次神了?”张铭阳眼见着程皓不停手地往咖啡里放第六块方糖,忍不住出声。“诶我说皓皓,你怎么了?你这咖啡喝下去不得糖尿病也得乎嗓子了。”张铭阳按住程皓的胳膊。“张铭阳你大爷,你咒我呢?”程皓终于转过头看张铭阳,眼睛一瞪更大了。“就你这走神儿的状态,不等哥们儿咒你,早晚出事儿。今儿要不是我看着,那老太太的牙早就让你戳叨碎了。”张铭阳撇撇嘴,但又认真打量程皓,眼神里也满是担忧。他们俩从小一起长大,虽然经常互损,可内心还是相互关心的,正所谓惺惺相惜。
       上次“鬼屋探险”程皓和洪少秋各回各家之后,洪少秋也没再联系程皓。之后的两天程皓并不以为然,他知道洪少秋的工作,想着洪少秋应该经常处于忙碌状态。但三四天之后,程皓看着金毛头像的联系人还是没有新消息弹出来,他有些慌了,程皓想问其他人,但他忽然发现自己对洪少秋周围的人没有一个认识的,更别提联系方式了。他们俩本就在机缘巧合下认识,有过一次“牢狱之灾”,吃过两次饭,再多的交集也就没有了,更别提其他认识的人。程皓又打开微博,点进“别再叫我球球”的主页,黑色马克杯头像的微博里什么内容也没有,连信息简介都没有,就好像这个微博是为了评论他而来的。

       “程皓啊,”张铭阳咂咂嘴,又摇摇头,“哥们儿跟你认识这么多年了,你这一遇到正事儿就慌的毛病怎么还是没改。”“有话快说!”程皓已经急得就差挠人了。“你不是送过他回家吗,去他家看看啊,甭管人在不在,碰上他家人问问也成啊!”“张铭阳我剩下的病人归你了啊!”程皓扔下白大褂迈开长腿就往外跑,留下张铭阳不停咂舌。“嫁出去的皓皓泼出去的水啊。小美,程医生还有几个病人啊?”

       程皓凭着记忆驱车开到洪少秋家门口,急匆匆地下车就去砸门,“哥你在吗?我是程皓啊!哥!洪少秋!”屋里传来一阵叮叮当当的响声,门才慢慢打开。程皓看见是洪少秋给自己开门,这才松了口气,但当他看见洪少秋苍白的脸色时又紧张起来,洪少秋觉得程皓要是有尾巴,此刻尾巴上的毛都会炸起来。“你是这怎么了?身上还有纱布呢,还笑?”“因为看见你了。”洪少秋抬起没受伤的右胳膊揉着程皓的头发安慰他。程皓满脸担忧,推着洪少秋进屋。
       洪少秋在他们见面后转天就接到了大案子,他们跟踪调查的一伙跨国间谍组织终于露出马脚,洪少秋论头脑和能力自然是当仁不让。对方狡猾得很,绑架洪少秋的妹妹威胁他,洪少秋顾及妹妹的安危,被对方钻了空子,挨了几枪,不过洪少秋还是顺利把事情搞定,任务也算圆满成功。周局刀子嘴豆腐心,嘴上嫌弃洪少秋都出过多少次任务了还能受伤,但终究是爱惜自己的队员,美其名曰好好养伤,给洪少秋放了一个长假。洪少秋在几次的交往中看出程皓心思太细腻,不想让程皓知道,就是怕他多心,没想到程皓担心自己还特意找来自己家,今天家里也没人,就由着程皓骂自己吧。

       “哥,我给你换药。”程皓噘着嘴,眉头拧成八字。洪少秋没好意思说话,只乖乖坐下来等着程皓拿药。
       洪少秋见程皓含着泪给自己认真的包扎,样子比他自己都委屈,“你别哭啊,我没事儿,小伤。”“这还小伤呢?子弹多深你才知道喊疼?”程皓说着话泪珠从大眼睛里涌出来,顺着脸颊止不住的往下掉。洪少秋见程皓这样关心在意自己,觉得自己这伤受得真值,忍不住凑过去亲上那张噘起的菱唇。程皓的嘴巴软软的,惹得洪少秋忍不住又磨又舔,亲得程皓喘不上气用手捶他才肯放开。

       “你,你怎么受伤都不老实啊!”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