ちがう

专注邪教

就拉个郎

脑补这对很久了

小大夫捡回只有一面之缘的锦衣卫帮他救命养伤

伤还没好全的锦衣卫默默地保护小大夫

“我用你保护吗?自己养好伤是关键!哪怕你最终要离开我琅琊阁。”

变扭可爱的两个人哟

苍蝇搓手

石头和孔雀

贺涵今天没去酱子,他走到了离家不远的荣意咖啡馆。要说蓝山咖啡,嗜甜的贺涵是喝不惯的,第一次品尝这家店的招牌咖啡时,蓝山的酸涩让他不禁想翻白眼,但当贺涵对上对面老板荣石沉静的眸子时,他是忍住了。
咖啡馆的老板荣石已经习惯了陪着贺涵喝咖啡,荣石最常做的就是缩在像狐狸尾巴的毛领子下露出半张脸,看起来若有所思的样子,让贺涵每次都难以开口打破安静,这对经常妙语连珠的贺涵来说非常难得了。高傲自信的孔先生才不会承认自己已经被这泛着清冷气场的老板吸引,他腹诽着这家的咖啡有毒。“这……这位先生,你觉、觉得咖啡……如何?”这次老板断续的询问和他的毛毛领子大衣拉大了反差,孔先生有些惊讶的眨了眨眼睛又恢复了从容的姿态。“我来这里这么多次了,你终于说话了。”说完话的贺涵给了荣石一个完美的笑容。
荣石摸了摸鼻子把脸扭向另一边不去看对面这几天这位常客经常明亮热忱的双眼,他假装不在意的脱掉了毛茸茸领子的外套。“怎么了?热啦?”客人贺“心不在焉”的关心老板,手却握住了老板荣那只带着艳丽宝石戒指的手。“这戒指深得我心”孔雀先生用心的思索了一下。荣石的脸瞬间红到可以和窗外的晚霞相比。
“你家还有蓝山以外的咖啡么?”





第一次自己动手 等我的前半生时补箭在弦上突发奇想的脑洞 文笔是不能要了望不嫌弃 有人喜欢的话可以续写呀

向前飞!我是等爱的玫瑰!
我也要和谭总一起喝咖啡!

是谁家唇红齿白的小公子呀

想养一只会看病的蔺晨喵
到时候和他游山玩水
想想就开心